【出尚書的風水】尚書大人要買祖宗留下的風水寶地 |風水地理堪輿學會 |中國古代城市規劃與風水理論的墳典 |

【出尚書的風水】尚書大人要買祖宗留下的風水寶地 |風水地理堪輿學會 |中國古代城市規劃與風水理論的墳典 |

廣州黃埔玉嵒書院附近蘿峰山、蘿崗香雪便是一處人文景觀與景觀合一佳景勝境,蘿峰谷地,嘉木蔥蘢,黛色參天,山溪瀑水,飛流而下,是名副其實藏春塢,蘿崗香雪讚羊城八景之一。明代開始吸引無數達官、文人墨客前來遊覽。

有一天,這裡來了一位大人物,他叫湛若水。

湛若水,字元明,號甘泉,廣東增城人,明代哲學家、教育家、書法家。 16歲廣州府庠讀,27歲中舉人,29歲師陳獻章(號白沙),39歲進進士,居官30多年,歷任翰林院庶吉士、編修、侍講、侍讀,國子監祭酒,禮部、吏部、兵部尚書南京禮、吏、兵三部尚書。

他到蘿峰賞梅,順著游到玉嵒書院, 這裡風光是喜歡。

遊歷中他看到書院左側、即現在文昌廟所在地當時是塊空地,風水,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他想這塊空地買下來,供自己百年後使用。

於是,他託人去找鍾家,商談買地事宜。

鍾家聽到來人說要買地,願意:“這塊地我們賣。”

來人見到鍾家意,以為是錢問題,繼續說道:“那位客官說了,只要肯賣,他可以出得起好價錢。”

“不是錢問題,我們這塊地是祖先傳下來,是玉嵒書院所在,書院內供奉著祖先鍾玉嵒,不能賣別人。”

“我這位客商可是一個大官人哦,你們不怕會得罪到大官人嗎?”

鍾家人問道:“請問,是哪一位大官人想要買我們這塊地啊?”

是尚書大人!鍾家人一聽,怠慢,來人說:“茲事體大,請容我禀告家中長輩,商議後你答复。”

有人說,不能賣。既然是湛尚書看中地塊,是風水寶地。祖上傳下來風水寶地,應該福蔭子孫,怎麼能賣別人呢?

可是,人家是朝廷大官,不賣會得罪他,只怕後會惹上什麼麻煩。

賣不是,不賣不是,左右。

——不行,編假話。

這套具有現代城市選址、規劃、生態、景觀、建築設計理念和方法內涵風水體系,發端於商周時期。中國及周邊各民族尊稱“天可汗”唐太宗授命呂才整理風水術書,呂才指出:“逮乎殷周之際,乃有卜宅文,故《詩》稱`陰陽’,《書》雲`卜惟洛食’。”[1]其中“卜宅文”風水。現代研究表明,《詩經》裡面史詩性、傳述性記載,地記載了歷史《尚書》。 《尚書》中關於城市選址、規劃、經營活動記載及這些實踐活動後形成理論總結《周禮》,成為中國古代城市規劃和風水理論墳典。

《尚書》是我國一部歷史文獻,是儒家所推崇經典之一。它集結了商周政府重要文件,例如其中“盤庚遷殷”商代遷到安陽官方文告。於這次遷,《尚書·盤庚》記載:“盤庚既遷(於殷),奠厥攸居,乃正厥位… … ”[3]同時,盤庚眾人講述了先王成湯遷亳邑嘉績(見圖1)和這次遷都理由:

“我先王,多於前功,適於山。用降我德嘉績於朕邦。今我民用盪析離居,罔。”[3]說服臣民搬遷,盤庚借所謂“(不能胥匡以生)卜稽曰,其如台? … …吊由靈各,違卜,宏茲賁”[3],實際上是殷邑地質、地形考察,從而得出結論,即殷地所居“耿地”, “耿地”地質舄鹵,稼穡,民不能;而殷地地質,民則知力稼穡,安心,從而養成德性。可見,表面上是卜宅主宰建築能否興土動工,實則是相宅。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滅商,建立王朝,進行了國土規劃,掀起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城市建設高潮。周武王認為洛陽是建立陪都理想地,於這裡形勢,他讚美道:“我南望三塗,北望岳鄙,顧詹有河,粵詹洛、伊,毋遠天室。”[4]即他認為洛陽南有陸渾嵩岳,北有太行黃河,境內水源,洛伊一帶居天下之中,是周朝建都地方。其所指“天室”後來說“太室”嵩山①,意即天神居住地方。周成王繼承其父遺願,派召公和周公相宅,營建東都洛邑。於這次城市規劃和建設,《尚書》裡留下了更系統、選址到經營過程官方文件。今天出土金文(即青銅器上銘文)有相應文字與之應(見圖2)。

周公營洛時雖有“既得卜,經營”[3]記載,是派召公作考察,繼而是周公本人勘踏及占卜,下面是《尚書》中所記載洛邑營建過程:

惟二月既望,六日乙未,王朝步自周,則至於豐。

惟太保先周公相宅;越若來三月,惟丙午朏,三日戊申,太保朝至於洛,卜宅。厥既得卜,經營。三日庚戌,太保乃以庶殷攻位於洛汭。五日甲寅,位成。

若翼日乙卯,周公朝至於洛,達觀於新邑營。三日丁巳,用牲於郊,牛二。越翼日戊午,乃社於新邑,牛一、羊一、豕一。

七日甲子,周公乃用書,命庶殷,侯、甸、男、邦伯。厥既命,庶殷丕作。 [3]

這裡詳細描述了太保召公和周公相地、占卜和營建洛邑。接著,周公成王詳細匯報了自己占卜情形並獻上了邑圖紙:

予乙卯,朝至於洛師。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東、瀍水西,洛食。我卜瀍水東,亦惟洛食。伻來,圖及獻卜。

王拜手稽首曰:“公不敬天之休,來相宅,其作週匹休。公既定宅,伻來,來視予卜,休,恆吉。”[3]

對《尚書》這部典籍,歷代學者作了整理和研究。清代經學家進行了延續100多年深入研究,推出了《欽定書經圖說》,為《尚書》全文配繪插圖,其中西周洛邑經營過程和相應理念生動形像地表現出來(圖3-11)。

這次都城規劃、建設經驗總結,中國古代所有建築和經營活動提供了理論和實踐基礎,並形成了後來風水觀念中宅、村、城鎮基址選擇基本原則和基本格局,即“負陰抱陽、背山面水”(見圖13)。同時,城市選址“擇中”觀念。如《尚書·召誥》:“王來紹上帝,自服於土中。”[3]《逸周書·作雒》:“乃作大邑成周於土中,… …南係於洛水,北因於邙山,以為天下大湊。”[5]此外,《尚書》以外,作為周代國土規劃和風水理論第二部典籍——《周禮》形成了。

《周禮》②是前人,是洛陽選址、規劃、經營實踐活動理論總結基礎上形成,中國城市建設留下了資源,其思想核心建國製度。所謂建國製度,來講,就是指國土規劃,它包括資源調查、評估及環境容量考察,此基礎上,人為技術措施,提高土地產量和人口容量,並建立三級城市,即“王城”,諸侯、公、卿“”以及“聚落”。

《周禮》中,圍繞建築選址營造活動,要自然地理各方麵條件進行考察和評價,包括環境容量、土地改良、資源(包括可利用土地、水源、物產以及植物、動物)、工程地質,進而作出選址規劃,其中涉及“土會法”、“土宜法”、“土圭法”、“土化法”、“土均之法”、“任土法”及“形體法”很多方法,從而形成了綜合評價系統,表1。

資源考察、評估基礎上,要充分考慮人口數量土地承載力關係,並產生了環境容量概念,這可以說是指導國土規劃核心思想,即《周禮·土方氏》所謂“土地相宅而建邦國鄙”[6],人口規模、都邑大小和土地面積作為國土規劃三個基本要素,並使三者保持比例關係。與此相關,先秦諸多典籍有論述,如《尉繚子》:“量土地肥磽而立邑建城,城稱地,地稱人,人稱栗。”[1]《禮記·王制》:“居民,量地製邑,度地居民,地邑民居,必參相得。”[7]

城市規劃中環境容量出發,考慮人口規模資源協調,城內、城外進行功能分區,從而形成了一個層層擴展城市生態結構模式。如《周禮·載師》“任土法”所云:“廛裡任國中地,場圃任園地,宅田、士田、賈田任近郊地,官田、牛田、賞田、牧田任遠郊地… … ”[6]說城中為居宅;城外郭內場圃可種植瓜果蔬菜;遠郊牛田牧田可以供給肉類及奶類;近郊及以外地區大部分農田,可以生產糧食;郊外圍有林區,供應木材外,還可以調節小氣候,保持水土;範圍內是礦區,提供金屬製品。 《爾雅·釋地》③雲:“邑外謂郊,郊外謂牧,牧外謂野,野外謂林,林外謂垧。”即是此概括(見圖14),這現代城市結構模式是完全相通(見圖15)。

《周禮》中,人們於都城選址中“擇中觀”有了深入認識。 《周禮·地官司徒》雲:“… …地中,天地所合,四時所交,風雨所會,陰陽所合。然後百物阜安,乃建王國焉。”[6]說,“地中”是一個“山水相交、陰陽融凝”[1]環境,人處於理想狀態,從而實現天地節律共振,促進萬物生長繁育,求得人天地萬物、乃至整個宇宙和諧。

此外,於都城佈局結構有了詳規定,即《周禮·考工記》載:“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九緯,塗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後市,市朝一夫。”[6]

所有這些《周禮》中系統化中國理想都城模式。我國東漢以來城市,東都洛陽到北魏洛陽、唐長安、元大都、明清北京,是《周禮》裡表述城市模式為理想,並時代發展變化和情況來規劃經營。

中國古代風水理論及城市選址規劃思想關注人類生存密切相關環境基礎,其宗旨與基本追求即是周密地考察環境,順應,有節制地利用和改造,創造居住環境,臻天時、地利、人和諸吉咸備,達到天人合一善境界。作為記述先民實踐和經驗總結《尚書》和《周禮》成為中國古代城市規劃和風水理論墳典。

彭尚書父親十幾歲時,他祖父,一個急病倒了田裡。憋著一口氣咽,求東家善待他兒子。

這父子二人本是勤勉,如今死田地裡,未成年,財主有些心虛,直到點了頭,人才閉上眼。

「如今你父去了,剩下你母子二人相依爲命,將來要成家,這樣吧,撥你南二畝肥地,上繳一半收成,可滿意?」

無論多少,剩下一半是自家,是求之不得處。

「多謝老爺,肥地是老爺家裡主產,小彭萬受受不起,我割草後山,賞那裡一塊地,能東家看護著山上糧食,母子心裡方能。」

財主一聽賞了,後山地全是(chang)草,要多荒有多荒,這小子貪。

其實在此之前,小彭心上了這塊地,他爲這裡割草,知道其中。

話說有一天,他這裡財主家牛割草,見一個老者端著一個圓物,地上劃著什麼。

「小孩,你這裡動,我幫個忙可好。過會問你看到什麼告訴我。」

小彭不知用意,爲是玩什麼遊戲,高興應允了。

說著地插下一根木棒,自己去到距離停下,回過身來喊:

「小孩,棒子有沒有竄?」

小彭確實看到木棒高出一節,當時年齡小,調皮,腳朝木棒踩了一下,回答:

彭看老者看得仔細,老者可看不清這裡。

見老者頓了頓,遠處站地方跺了跺腳,問:

彭頭,木棒竄出一節,還是用力一腳摁了下去:

遠處老者不察覺,朝地上使力,這次跺了三腳。 :「

這邊木棒高出了許多,可彭嗤嗤笑,上面壓下去:

雙方這樣對持了一會兒,老者遠處跺腳,這邊悄悄的跺腳。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小彭覺得可找到陪他玩了,喜得咯咯笑。

直到老者垂頭耷拉角,喘著走回來,嘴裡語:

「明明是地,怎有看起來那麼?」

小彭,問這是什麼地?

「地家裡人去世了,葬這裡能發家。就算木棒看不出動靜,這地不算。」

怎樣怎樣弄,彭說了幾句,瞅了一氣,離去。

彭父親埋地裡,爲了守孝和財主看田,旁邊蓋了間小屋住進去。

剛去那天晚上做了個夢,來了兩個天說:「這是誰家墳葬此,速他挪了。」

清朝入關後,有十個皇帝,其中溥儀陵墓,沒有下葬。而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前面九個皇帝和皇后、妃子,葬在和別遵化清東陵和河北易縣清西陵。

回首,清朝是,歷代君主勵精圖治,我國國土擴大到現在版圖,將西北和北部,西南土司領地,以來,沒有納入中央版圖地方,全部徹底納入管轄。

到清朝後期,內憂外患,出勤政皇帝,中興名臣比比皆是,支撐,後全身而退,堪稱古代富貴家族楷模。

地理界,有一個風氣,將所有吉凶,歸結為幾百年前老祖墳。這是,墳墓風水,輩輩有作用,是最近三兩輩祖墳,作用。很多先生,看幾百年前老祖墳,現在墳墓一個看不上,這個觀點。清朝每一個皇陵,有作用。不是某些先生認為,研究清朝首陵。

筆者下文將清朝關內九陵系列卜選風水官、大臣和坐向實測,一一羅列如下,供地理者研究。

清朝東陵首陵,順治卜選。明朝十三陵卜選,眾多風水師推門頭溝潭柘寺,只有山東寧陽人王賢,推薦天壽山陵區,是朱棣慧眼獨具,敲定天壽山陵區。古代皇家成員,很多人具備地理辨別能力。其才能遠不是村里那幾個祖傳風水先生可以比擬。一般而言,見得多,聽得多,你那個爺爺留下祖傳強一萬輩。

順治孝陵,實際測量:坐340.5度,160.5度。壓三七線,地盤壬山丙兼亥巳4.5度,丁亥丁巳分金,金星山,金星山山狀如覆鐘,高大雄偉。

皇陵定向,是考慮順應氣脈、局勢和朝向。沒有一個是理氣技術,搞得歪歪斜斜。最近幾年,一些民間神吹留行,山里部分墳地,搞得歪歪斜斜,美其名曰是祖傳秘訣。這些農民秘訣,富貴家庭見不到。

順治孝陵順治皇帝20歲左右,卜選,後是欽天監刻漏科博士杜如預、五官挈壺楊弘量人看定,修造。

實際測量:坐340.5度,160.5度。壓三七線,地盤壬山丙兼亥巳4.5度,丁亥丁巳分金。天盤亥山巳兼壬丙3度,辛亥辛巳分金。坐室宿四度,向翼宿五度。金星山。

順治皇后孝東陵,實際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沒有金星山。皇陵體積,不大可能局勢限制下,將方向左右挪動多

實際測量:坐337.5度,157.5度。地盤壓壬兼亥縫線,天盤亥山巳。坐室宿七度,向翼宿八度。

康熙景陵,實際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該地形左右局勢限制,不能金星山。

實際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天盤壓壬子縫線。坐虛危宿之間,張宿三度。

康熙景陵妃園寢,實際測量:坐355.5度,175.5度。壓三七線,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4.5度,丙子丙午分金。

實際測量:坐355.5度,175.5度。壓三七線,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4.5度,丙子丙午分金。天盤壬山丙兼子午3度,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五度,張宿七度。

景陵皇貴妃園寢,實際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該地形左右局勢限制。

實際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天盤壓壬子縫線。坐虛危宿之間,張宿三度。

雍正太平峪泰陵,實際測量:坐353度,173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七度,接近縫線。

後來得到升賞風水官,雍正太平峪泰陵主要卜選人員:福建總督高其倬、戶部主事管志寧、欽天監監明圖、欽天監左監副任擇善、內務府郎中海望、內務府郎中保德。其他多數風水官,直接打回原籍。

其中九鳳朝陽山附近地形卜陵官員,主要是:

其中易州太平峪附近地形卜陵官員,主要是:

從《清世宗實錄》記載,雍正八年,九月,因為卜陵得到獎賞是:高其倬、管志寧、明圖、任擇善、海望、保德。獎賞,雍正太平峪泰陵主要卜選人員:

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失傳。但是流傳下來風水官其他奏摺,風水官是三合思路。

坐353度,173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七度,接近縫線。

坐危宿8度,張宿10度。

雍正皇后東正峪泰東陵,實際測量,坐14度,194度,地盤癸山丁。

從雍正三年(1725年),為雍正卜選萬年吉地,而乾隆三年(1738年),為乾隆卜選萬年吉地人員,很多風水官受到依賴和重用。所以乾隆二年左右,卜選泰東陵人員肯定有:

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失傳。但是流傳下來風水官其他奏摺,風水官是三合思路。

延伸閱讀…

尚書大人要買祖宗留下的風水寶地,咋辦?他們想出了完全之策

《尚書》、《周禮》——中國古代城市規劃與風水理論的墳典_選址

坐14度,194度,地盤癸山丁。

坐女宿7度,向柳宿9度。

忠義村泰陵妃園寢,實際測量,坐19度,199度,地盤癸山丁兼丑4度,庚子庚午分金。因為局勢限制和朝山不明顯,所以接近三合原始理氣技術。

與泰陵卜選人員,為:

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失傳。但是流傳下來風水官其他奏摺,風水官是三合思路。

坐19度,199度,地盤癸山丁兼丑4度,庚子庚午分金。

天盤癸山丁兼子午3.5度,丙子丙午分金。

坐坐女宿2度,向柳宿4度。

勝水峪乾隆裕陵,裕陵隆恩門和明樓石碑坐向:坐334.5,154.5度,壓三七線,地盤立亥山巳兼壬丙4.5度,辛亥辛巳分金。金星山。

(1)、工部左侍郎 王纮,從二品;

(2)、欽天監監 進愛,五品;

(3)、戶部郎中 董啟祚,從五品。

(4)、禮部員外郎 管志寧,從五品;

(5)、戶部郎中 洪文瀾,從五品;

(6)、欽天監博士 齊克昌,從九品;

(7)、欽天監博士 鐘之模,從九品;

(8)、欽天監監副 李廷耀,從五品;

(9)、欽天監監加太常寺正卿銜 明圖,從三品;

(10)、欽天監監副 任擇善,從五品;

(11)、杭州織造 伊拉齊,五品;

(12)、國子監司業 塞爾登,六品;

(13)、欽天監天文生,熊振鵬,從九品。

(14)、傅烶,民間於地理鄉紳。

(15)、劉性生,民間於地理鄉紳。

乾隆四年十二月初一,欽天監監副任擇善風水說貼稱:勝水峪,立癸山丁向兼子午丙子丙午分金。左旋是為亥龍,尊居帝位,水右來,逆行成申子辰格,合壬辛會而聚辰局。

乾隆四年九月二十二,欽天監監進愛風水說貼稱:,勝水峪,立天屏而兼,龍穴合三元格局,下乘三元運。

註解:其中天屏巳,太微丙,進愛意見是立:亥山巳兼壬丙分金。

裕陵隆恩門和明樓石碑坐向:坐334.5,154.5度,壓三七線,地盤立亥山巳兼壬丙4.5度,辛亥辛巳分金。天盤亥山巳兼乾巽三度,丁亥丁巳分金。坐室宿10度,翼宿11度。金星山。

地宮坐向,坐343度,163度,地盤立壬山丙向兼亥巳丁亥丁巳分金。筆者現場測量,內外向錯了8.5度左右。此做法內外兩,三合理氣立向技術,內向合水法,外向合局勢和朝山。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

裕陵妃園寢,實際測量:坐349.5度,169.5度。壓三七線,地盤壬山丙向兼子午4.5度,辛亥辛巳分金。

坐349.5度,169.5度。壓三七線,地盤壬山丙向兼子午4.5度,辛亥辛巳分金。天盤壬山丙兼亥巳三度,丁亥丁巳分金。坐危宿11度,張宿14度。

嘉慶昌陵,現場測量,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而風水官提交風水說貼記載:(昌陵)宜子午加丙山嚮,丙子丙午分金。兩者有3度誤差。

戶部郎中圖明阿、工部員外郎雷維霈風水官,提交風水說貼記載:(昌陵)宜子午加丙山嚮,丙子丙午分金。

坐0度,180度。地盤子山午向,天盤壓壬子縫線。坐虛危宿之間,張宿三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完全吻合,差3度。

清代內務府樣式圖檔記載:陵寢建築群軸線,癸山丁兼子午山嚮,應該是坐19.5度,199.5度。但是筆者現場測量昌西陵坐向坐23度,203度,天盤癸山丁,地盤坐癸丑縫針附近。誤差,3.5度。

(1)、一代國師、後來參與咸豐定陵卜選戶部郎中,截取記名知府甘熙,

延伸閱讀…

風水地理堪輿學會| 地理人子須知石埭畢尚書祖地

尚書、詩經…

清代內務府樣式圖檔記載:陵寢建築群軸線,癸山丁兼子午山嚮,應該是坐19.5度,199.5度。

筆者現場測量昌西陵坐向坐23度,203度,天盤癸山丁,地盤坐癸丑縫針附近。坐牛宿五度,鬼宿2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吻合,差3.5度。

昌陵妃園寢,現場測量,坐357度,177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3度,丙子丙午分金。因為局勢限制和朝山不明顯,所以接近三合原始理氣技術。

現場測量,坐357度,177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3度,丙子丙午分金。天盤壬山丙兼子午4.5度,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4度,張宿6度。

道光寶華峪廢棄陵,文淵閣大學士戴均元,提交給道光奏摺說: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外盤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五度,張宿七度分金。這是天盤,坐355.5度,175.5度。實際測量:皇陵經妃北廢棄,精準坐向測量,筆者現場測量寶華峪坐向坐357度,177度。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1.5度。

文淵閣大學士戴均元,提交給道光奏摺說:詳考理氣細格來龍入首之處,辛亥而轉壬子,合長生帝之方。奎妻而轉鬥牛,居三吉六秀之次。擬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外盤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七度張宿五度分金,來脈相生。坐度來水相配。

寶華峪,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外盤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五度,張宿七度分金。這是天盤,坐355.5度,175.5度。

皇陵經妃北廢棄,精準坐向測量,筆者現場測量寶華峪坐向坐357度,177度。天盤壬山丙向兼子午4.5度,辛亥辛巳分金。

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丙子丙午分金。坐危宿4度,張宿6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1.5度。

道光龍泉峪慕陵,實際測量:坐308.5度,128.5度,地盤乾山巽兼戌辰6.5度,甲戌甲辰分金。

有周彥、劉逢祿、洪陽光、楊芳、阮榮葵、周青霓、楊芳、知會數,一共數十個地理、文人出身官員。

道光十一年二月二十三,賞賜風水官重賞戴澤同、端木國瑚、張熊飛。

道光十五年(1835年),九月初二以萬年吉地工程。賞賜理藩院尚書禧恩、總管內務府大臣敬徵、戶部左侍郎奕紀、吏部尚書穆彰阿、戶部右侍郎阿爾邦阿、戶部尚書耆英。

賞賜,雍正卜選龍泉峪慕陵主要人員應該是:理藩院尚書禧恩、總管內務府大臣敬徵、戶部左侍郎奕紀、吏部尚書穆彰阿、戶部右侍郎阿爾邦阿、戶部尚書耆英、雲南候補州判戴澤同、浙江歸安縣教諭端木國瑚、衛千總張熊飛人。

坐308.5度,128.5度。

地盤乾山巽兼戌辰6.5度,甲戌甲辰分金。

坐奎宿9度,向軫宿17度。

道光皇后慕東陵,雙峰岫妃園寢,實際測量:坐13度,193度,地盤立癸山丁兼子午兩度,丙子丙午分金。

歷史記載:戴澤同、端木國瑚、張熊飛,提交風水說貼,談到:恭看得萬年吉地東北雙峰岫,宜立子山午向並癸丁三分。

道光慕東陵坐向:坐13度,193度,地盤立癸山丁兼子午兩度,丙子丙午分金。

天盤立子山午兼癸丁5.5度,壬子壬午分金。

坐女宿8度,向柳宿10度。

天盤子山午向兼癸丁三分,庚子庚午分金。說明三位風水官戴澤同、端木國瑚、張熊飛,雙峰岫妃園寢,是天盤。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差2.5度。

峪咸豐定陵,戶部郎中王正誼,所擬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辛亥辛巳分金。實際測量:坐355度,175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五度,甲子甲午分金,天盤盤壬山丙向兼子午2.5度,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6度,張宿8度。風水官王正誼,使用是天盤。

歷史風水說貼《遵查吉地形勢酌擬規制繪圖呈覽》,其中記載:戶部郎中王正誼,所擬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辛亥辛巳分金。

坐355度,175度,地盤子山午向兼壬丙五度,甲子甲午分金

天盤盤壬山丙向兼子午2.5度,辛亥辛巳分金。坐危宿6度,張宿8度。

風水官王正誼,使用是天盤。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差0.5度。

順水峪定陵妃園寢,風水官奏摺,立子山午兼癸丁三分庚子庚午分金,坐虛六度,向星六度。實際測量,坐3度,183度。壓二八線,地盤子山午向兼癸丁三度,庚子庚午分金。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完全吻合。

主要風水官,主要有三人:

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遵吉築打灰土、並恭擬應修各工繪圖呈進原奏、擬定妃園寢規制及選擬大小營房地勢工、寶華峪各座石料擇其抵用謹繕》記載:安徽補用知府即補同知彭定瀾、欽天監博士候選七品小京官方達,看得順水峪吉地,應立子山午兼癸丁三分庚子庚午分金,坐虛六度,向星六度。

坐3度,183度。壓二八線,地盤子山午向兼癸丁三度,庚子庚午分金。天盤子山午向兼壬丙4.5度,丙子丙午分金。坐虛宿七度,星宿七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完全吻合。

普陀峪慈禧定東陵和普祥峪慈安定東陵,張元益、高士龍,壬丙兼亥巳丁亥丁巳分金。實際測量:坐341度,161度,地盤壬山丙向兼亥巳4度,丁亥丁巳分金。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一度。

其他有七個大臣,參與了定東陵誌樁移平。

(5)、內務府員外郎 松瑞;參與咸豐定陵,參與定東陵卜選。

(12)、李唐。 (參與安皇太后梓宮奉安地宮,擇方定線)

江人鏡、、松瑞、張元益、高士龍《呈看得菩陀山平頂山風水單》記載:覆看得菩陀山、平頂山,壬山丙向因用兼子午分金,四審度,若壬丙兼亥巳丁亥丁巳分金,兩穴方可平列,於來龍水法屬合局。

坐341度,161度,地盤壬山丙向兼亥巳4度,丁亥丁巳分金。坐室宿四度,向翼宿五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基本吻合,一度。

雙山峪同治惠陵,李唐和李振宇,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惠陵坐向,盤癸山丁向兼子午三分,丙子丙午分金。但是金星山朝山,只能實際改向。

實際測量:坐向是:坐15度,195度,地盤癸山丁。

西雙山峪惠陵妃園寢,李唐和李振宇風水說貼(奏摺)記載:西雙山峪,立癸山丁向兼子午4度。實際測量:坐11度,191度,二七線和三八線之間,地盤癸山丁兼子午4度,丙子丙午分金。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完全吻合。

同治惠陵,後期主要定向是:四品銜候補同知李唐、從九品李振宇二人。

李唐和李振宇,歷史風水說貼(奏摺)記載:

惠陵坐向,盤癸山丁向兼子午三分,丙子丙午分金。但是金星山朝山,只能實際改向。

坐向是:坐15度,195度,地盤癸山丁。天盤坐子癸縫線。坐女宿6度,向柳宿八度。

歷史記載,現場測量,吻合。

李唐和李振宇風水說貼(奏摺)記載:西雙山峪,立癸山丁向兼子午4度。

坐11度,191度,二七線和三八線之間,地盤癸山丁兼子午4度,丙子丙午分金。

天盤子山午向兼癸丁3.5度,庚子庚午分金。

坐女宿10度,向柳宿12度。